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分众我们一定要起诉浑水

发布时间:2021-01-20 19:55:32 阅读: 来源: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我们现在也在找证据,只要有证据,我们一定起诉他们,”分众传媒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分众)副总裁嵇海荣提高嗓门说,“分众不存在任何浑水所指责的问题。”

一周之内,浑水分众两度交手,分众成为被浑水看空的最大市值的中概股公司,并被罕见地遭遇浑水两度看空。在搏杀中,分众股价犹如过山车,最大跌幅达40%。

短短一年的历史中因“指哪打哪”而神乎其神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下称“浑水”)第一次遭遇强力回击。而以往遭遇做空的中概股公司,大多以沉默回应质疑,最终以股价跳水、市值蒸发、黯然退市收场。

但事实表明,江南春一干青年显然不是好欺负的。嵇海荣打算一面上书中央求助,一面诉诸公安介入调查。

回应升级

“股价跌到9块钱了!”11月22日凌晨,第一时间看到浑水报告的江南春在电话里对副总裁嵇海荣喊。紧接着,分众的主要高管和律师都接到了江南春的电话。

浑水剑指分众,称其夸大主营业绩、高溢价收购、内部交易,强烈建议投资者卖出分众股票。读完浑水的报告后, 嵇海荣由震惊转为愤怒。“莫须有,”他回忆说,“怎么可以这样?!”他随即开始寻找反驳材料。

数分钟后,江南春在微博上留言:“是因为我们业绩太好,令做空机构太难堪,而要乱放谣言吗?”江南春认为,中国未来对广告的需求依然强劲,公司仍将保持增长。“这些人(指浑水)应该得到法律的惩处!!!”他在句末加了3个感叹号,以示愤慨。

当天上午9点,江南春召集公司高管开会商议应对之策。

高管们纷纷拿出准备好的数据和材料——10分钟之内,数据显示LCD显示屏数量没有夸大;6项被疑为高溢价收购的案件一项一项通过会审。

根据高管们提供的资料,财务和律师着手撰写回应声明;首席财务官和投资者关系部负责与投资人沟通;嵇海荣带领公关部联络媒体。

从上午10点半到下午,嵇海荣的座机和手机几乎被媒体打爆。

下午5点,分众发布了一份简短的中文声明,回应了浑水的主要质疑,以便记者能在截稿前把分众的反驳传递出去。

晚上6点,嵇海荣参加雪球财经的互动,向投资者详细解释情况。“我们选择先用网络澄清,方便扩散,”嵇海荣说,“加上雪球是一个专业的投资美股的网站,所以我们选择了它。”

对于夸大LCD显示屏数量的指控,嵇海荣表示,浑水只计算了分众楼宇电视的数量,而忽略了楼宇海报的数量。因此,是浑水算漏了。

对于高溢价收购的指控,嵇海荣表示,所有收购都有公告披露,收购公司的估值在当时的资本市场都经过严格评估,不存在人为高溢价收购。至于收购的巨额减记,主要是由于分众为了聚焦主业的需要,剥离了手机、互联网等部分不可持续业务。

一方面,嵇海荣坚决驳斥内部人交易的指控,另一方面,他也承认公司在收购上存在战略失误 。

晚上9点,分众紧急发布公告。5分钟之后,分众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江南春和分众的财务总监刘杰良出席会议,称“分众完全否认报告内容”,并指责“浑水曲解了分众财报的信息,为分众的管理行为强加动机。”

同时,作为分众第一大股东,复星国际斥资1000多万美元增持分众股票,每股股价约为17美元。江南春也回购1100万美元分众股票,表示对分众的信心。

分众的及时反击,使分众股价在当天收盘时回涨15%。

周三,摩根士丹利发布投资报告,建议“增持”分众股票。

周四,高盛发布报告,建议“买入”分众股票。高盛不赞成浑水的质疑。它认为分众能依靠自身有机发展产生现金流,并不是来自收购。里昂证券和野村证券也表示支持“买入”分众。至此,分众的股价稳定在17美元上下。

面对当事公司的反驳、投资者和投行的力挺,浑水对分众的做空被消解。

二度交锋

但浑水没有善罢甘休。

事隔一周,11月29日晚,浑水发布报告,再次重申看空分众。分众股价应声下跌5%。

这是浑水少有的连续两次阻击同一个公司。 而分众的回击速度也大大加快——这次只用数小时。

30日凌晨1点半,分众在公司官网上发表反驳声明。

凌晨2点,浑水负责人Carson接受CNBC采访。和公众预料的相反,Carson并没有反驳分众的声明,或是提出新的证据,只是重复了报告中提出的观点。

与此同时,嵇海荣再次选择网络媒体作为消息发布源。他接受了新浪科技的专访,再指浑水指责不实。

1小时之后,江南春在微博上表示,浑水的二次攻击只不过是“老调重谈”罢了。4点收盘持平。

凌晨4点收盘,市场做出了反应,分众股价止跌。当天下午,嵇海荣与各大财经媒体沟通,表达分众的立场。

分众考虑发起反攻。

“浑水抓住的是很好的财报、很坏的市场,”嵇海荣这样分析对手的操作模式,“财报好,他们就分析为利好出尽;市场不好,他们就充分利用这种恐慌情绪。再利用美国人不太清楚中概股的经营模式,很容易就得手了。”

“他们先打趴下四家反向收购上市的公司,把品牌树立起来,然后随便

打,”嵇海荣说,有些愤愤不平,“我都搞不懂他们那些数据是怎么算出来的,合不上。”

“我们现在也在找证据,只要有证据,我们一定起诉他们,”嵇海荣说,“这分明就是恶意做空,单只股票的跌幅都超过40%了!”

嵇海荣打算效仿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Silvercorp Metals Inc.,下称“希尔威”)的两手策略。

希尔威也惨遭空头“误杀”。董事长冯锐祭出了“由上至下反攻”的两招。“上”是走内参通道,向中央上层报告。

据悉,中央已经就该问题批示了证监会。“下”是诉诸国内公安部门的力量,以泄密罪名起诉做空机构。

在寻求第三方力量为分众“洗冤”的同时,嵇海荣感慨美国证监会的不作为。他说:“有那么大资金在后面运作,应该要好好调查。”

093彩票app官方下载

极品三国官方版

最终王冠荣耀版

杨过与小龙女(群侠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