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湖北校园血案嫌犯为女上学卖屋进城 负债超10万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5:13:02 阅读: 来源: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湖北校园血案嫌犯为女上学卖屋进城 负债超10万

外来学生增加致班级平均人数超出国家规定;犯罪嫌疑人家属称孩子并非第一次报名被拒

■ “湖北一男子闯入小学 刀刺师生4人亡”追踪

综合新华社电 昨日,湖北十堰郧西县城关镇东方小学恢复上课,但9月1日开学第一天4死5伤的“血案”带来的悲痛仍未散去。

每班平均人数“超载”

经初步调查,犯罪嫌疑人陈严富因女儿暑期作业没有完成,学校不让其报名而怀恨在心,进入学校作案。

对于作业未完成而拒绝陈严富女儿报到的做法,东方小学和当地教育部门的回应是,“老师没权利拒绝学生入学,这可能是吓唬学生、督促他们完成学业的一种方式。”

但这一说法遭到质疑。陈严富的妹夫晏红兵说:“上学期报名的时候,学校也不同意,主要原因是孩子的学习成绩差,后来说尽好话才入学。”

当地一些人士分析,现在城区的班级很多都“超载”,教师的压力和责任越来越重,对成绩不好的学生,难免会出现不给报名的情况。在这个“吓唬”的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快速的城镇化正加剧城市学位资源稀缺。

据了解,东方小学共有17个班,学生总人数有900多人,平均每个班50多人,已超过国家规定的小学班级45人的标准。东方小学校长付清玉说,全校只有五分之一的学生是本地户籍学生,其他都是外转学生,这包括租房户、农村在城区买房等家庭的小孩。外来学生增加,让学校班级越来越多,班级人数越来越多。

郧西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黄维平说,全县义务教育段的学生数量近几年呈下降趋势,但城区学生数量一直上升,如果按照国家标准,城区已经“装”不下了。

教育资源应合理调配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学校布局不合理,教育投入不协调,往往会导致班级人数过度膨胀,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末一些地方农村“撤点并校”,学校、学位规划与需求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应合理调整教育资源投入。”

“这个案例虽是一个极端个案,但背后折射出来的一些问题应引起全社会的反思。义务教育无论在乡村还是城市都要体现公共服务性,孩子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是平等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城镇化进程加速造成生源流动加大的根本原因是教育资源的差距大,只有扭转了教育梯级的状况,才能改变被动状态。

■ 回应

教育部:做实做细善后工作

针对十堰一男子闯入小学刺伤师生一事,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昨日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称,“开学第一天就出事,教育部感到非常震惊、非常痛心。”

续梅称,前日中午教育部已获悉此事,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第一时间做出批示,要求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要将包括心理指导在内的善后工作做实做细,尽快恢复正常教育秩序。

“校园安全问题需要警钟长鸣,一点都不能麻痹大意。”续梅称,目前此事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但无论嫌疑人出于什么原因,都需要谴责这种无端伤害无辜学生、老师生命安全的行为。

新京报记者许路阳 实习生赵欢

■ 讲述

家人否认孩子暑假作业没完成

前一天报名曾被拒

昨日,据犯罪嫌疑人陈严富的父亲陈师山讲述,8月31日下午,陈严富带着女儿报到,下午六点左右回到家中。当时,陈师山从顶楼下来,进屋看到孙女趴在桌子上哭。陈严富说,“孩子成绩差,名报不上,老师还让找别的学校。”

陈师山回忆,陈严富当时有点急。之后一家人吃过晚饭,陈严富也没再提此事。

第二天一早大概9点多,陈严富再次带着女儿去学校报名。陈师山说,陈严富手里只有孩子的书包。后来报道说陈严富是拿刀捅伤了师生,陈师山推测,孙女再次被拒绝后,儿子在外面买刀行凶。

陈师山说,之前有人说孙女的暑假作业没有完成,报名被拒。“这是扭曲事实,”陈师山说,孙女的作业都做完了,8月31日报名时,陈严富就带上了孩子的全部暑期作业。

为女儿上学卖祖屋进城

据了解,陈严富为了让孩子能在城里读书,2009年,他卖掉农村的房屋,凑上打工积蓄和8万元借款,在县城城关镇东方小学附近的东方社区买了一套房,女儿进入东方小学读书。

陈师山说,儿子在县里买房子也是没办法,村子里的小学从上世纪90年代就撤并了,唯一的一所小学,要走15多里地。

康家坪村村主任邓先生说,村子有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是在县里买房子或租房,把孩子送到县里的学校。“过去山里的人都没读过几年书,都希望娃娃们有文化。”

家中负债超十万元

进城后的日子,陈严富过得并不顺。2012年,陈严富被查出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基本丧失了重体力劳动能力;2013年,陈严富的父亲犯急性阑尾炎,前后花费近万元;今年4月,陈严富骑摩托意外摔断右胳膊,前后花费3万多元。现在,其家庭负债超过10万元。

陈严富的妹夫回忆,全家老小只能靠陈严富妻子一人在郧县一家工地打零工,“一天90元,一个月能做上十几天的工。”他说。经济拮据的陈严富回到村里想申请低保,但没成功。昨日,记者拨打康家坪村村支书曹书明的电话,对方未回应此事。

陈严富的一些邻居说,接连不断的灾病打击和生活的压力让陈严富不堪重负,女儿报不上名或许成了压倒陈严富的“最后一根稻草”。

新京报记者 范春旭

大棚蔬菜的种植技术

蔬菜种植

大棚蔬菜种植方法

小清新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