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式药检发现北京和伦敦奥运会至少40人违规奖牌重发《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56:33 阅读: 来源: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在俄罗斯一项由政府发起的大型兴奋剂服用计划被曝光以后,体育官员们一直在对 2008 年北京夏季奥运会和 2012 年伦敦夏季奥运会的尿样进行重新检测。他们的发现以自上而下的方式改写了奥运历史。

经过二次检查,官员们发现,参与这两届奥运会的运动员中,有超过 75 人违反了兴奋剂规定。其中大多数人来自俄罗斯和其他东欧国家,至少有 40 人赢得了奖牌。对于其他运动员的纪检程序仍在继续,因此上述数字可能还会攀升。

查看北京和伦敦奥运会纪录簿的人可能会认为自己产生了错觉。几十名运动员的奖牌正在被取消,并被重新分配给之前没能站上领奖台的人。

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委员吉安-佛朗哥·卡斯珀(Gian-Franco Kasper)表示:“这些数字异乎寻常,令人难以置信。我们失去了公信力,而公信力是我们的关注重点。”

这些复检结果是在国际社会对俄罗斯运动员进行严格审查时出现的。在俄罗斯任职多年的反兴奋剂实验室主任今年五月描述了一项精心策划的兴奋剂服用计划和作弊方案。随后,俄罗斯奥运代表团将近三分之一的成员被禁止参加里约夏季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上周宣布了对 16 名运动员的处罚,本周一又宣布了对另外 12 名运动员的处罚。突然之间,在没有举行任何仪式的情况下,一些之前没有获奖的奥运选手由于八年前的表现获得了奖牌。就连一些排在第六名的运动员也成了铜牌获得者。

曾经参加过四届夏季奥运会但从未获得奖牌的美国跳高运动员尚蒂·洛(Chaunté Lowe)表示:“这完全改写了我的奥运历史。”

上周,坐在家中的洛收到了一条奇怪的 Facebook 消息,这条消息是曾在 2008 年和她竞争过一名德国运动员发来的,上面写着“祝贺你获得铜牌”。

当成绩排在尚蒂·洛前面的三位女士——来自俄罗斯的安娜·奇切洛娃(Anna Chicherova)和叶莲娜·斯列萨连科(Yelena Slesarenko),以及来自乌克兰的维塔·帕拉马尔(Vita Palamar)——由于服用兴奋剂而被取消成绩时,尚蒂·洛上升到了第三名。不过,现在才使她获得成功的这项跳高比赛是在她的 9 岁女儿还是一个婴儿时举办的。

在三名排在前面的女性由于服用兴奋剂而被取消资格以后,美国跳高选手尚蒂·洛(上)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上的成绩上升到了第三名。图片版权:Chang W. Lee/《纽约时报》

原本排在第六名的尚蒂·洛表示:“我开始做算术。等一下:第六、第五、第四……哦,天哪——他们说得没错。我哭了起来。”

她表示,这种迟到的认可不仅给她带来了喜悦,也使她意识到了自己所承受的机会成本。2008 年,她的丈夫遭到解雇,两个人在佐治亚的房子也被没收。尚蒂·洛表示,如果她能在北京证明自己的实力,他们就不会失去住所。

2008 年成绩排在洛前面的三名女性由于服用兴奋剂而被取消成绩,她们分别是(从左到右)来自俄罗斯的安娜·奇切洛娃和叶莲娜·斯列萨连科,以及来自乌克兰的维塔·帕拉马尔。图片版权:David J. Phillip/美联社;Jed Jacobsohn/Getty Images;Pierre-Philippe Marcou/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现年 32 岁的尚蒂·洛表示:“当时我很年轻,很有希望,赞助商对我很感兴趣。不过,当你无法站上领奖台时,许多利益都会离你而去。”

美国奥运会跨栏运动员、美国反兴奋剂协会(United States Anti-Doping Agency)理事会主席爱德温·摩西(Edwin Moses)表示,“奖牌被人剥夺、从胜利者变成失败者的痛苦”是难以估量的。

“我不知道人们怎样才能从这些打击中恢复过来,”摩西说。

国际奥委会要求管理各个体育项目的联合会向受到处罚的运动员回收奖牌,并对其进行重新分配。在目前受到复检影响的运动员中,绝大多数人来自田径和举重项目。

按照惯例,奥运官员们会将尿样保存长达十年的时间,以便在获得新信息时进行附加检测。第一轮复检去年就开始了,不过,曾长期在俄罗斯任职的反兴奋剂实验室主任今年五月向《纽约时报》透露,过去几年他使用了一些违禁药物的混合物,以提高几十名俄罗斯运动员的成绩。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orld Anti-Doping Agency)的奥利维尔·拉宾博士(Dr. Olivier Rabin)一直在复检问题上与国际奥委会合作。拉宾博士证实,奥委会官员知道媒体所曝光的俄罗斯运动员使用了某些药物的消息。

“很显然,当我们查看结果时,它们与俄罗斯的情报存在相关性,”拉宾博士说。

各个国家几乎所有违纪运动员使用的都是合成类固醇司坦唑醇或特力补,这两种臭名昭著的药物曾帮助东德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称霸全球。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和小联盟最近也出现了一批服用特力补的案例。

“这些老式药物可以很好地加强人的力量,这也是它们无法杜绝的原因,”拉宾博士说。

根据国际奥委会医疗与科学主任理查德·巴吉特博士(Dr. Richard Budgett)的说法,国际奥委会的药物检测实验室之所以没有在多年前的奥运会期间检测出这些药物,是因为当时的科学方法还不够敏感,无法检测到如此微弱的残留浓度。

新的检测方法使得人们可以在更长的时间以后,仍然能从运动员的样本中检测出持续服用的药物。

“科学每天都在进步。就在大约五年前,仪器的敏感度提高了大约 100 倍。你可以看到之前无法看到的事物,”拉宾博士说。

奥运会期间发现的兴奋剂违规案例并不多见。在伦敦奥运会上,奥运实验室只发现了八起可能的违规案例——这只是今年曝光的几十起案例的一个零头。

“在参加比赛时,许多时候你都希望尽量缩小与前三名之间的差距,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谁会被检测出阳性结果。这真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情,”尚蒂·洛说。

尚蒂·洛庆祝她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跳高比赛上的表现。图片版权:Jed Jacobsohn/盖蒂图片社

随着国际奥委会复检工作的继续,之前的冬季奥运会排名也可能被颠覆。官员们今年将重点放在了往届夏季奥运会上,希望能够将那些有资格参与过八月份里约奥运会的潜在作弊者揪出来。

随着在韩国平昌召开的 2018 年冬季奥运会的临近,国际奥委会应该会将注意力转移到 2010 年温哥华奥运会的样本上。国际奥委会的官员已经检查了 2006 年都灵冬奥会的 500 份样本,但是他们并没有提供关于新发现的违纪案例数量的详细信息。

关于都灵冬奥会的检测,一位女发言人周一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在这个时间点,国际奥委会不能、也不会发表关于这一程序的更多评论,而且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随着俄罗斯兴奋剂丑闻余波的持续,2014 年索契奥运会的奖牌也可能受到质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一些俄罗斯运动员在索契服用了兴奋剂,并且通过由政府协调的行动隐瞒了他们的违纪行为。根据俄罗斯之前的反兴奋剂主任向《纽约时报》透露的消息,这个群体包括至少 15 名俄罗斯奖牌获得者。

一个国家代表团在一次奥运会上如此大规模的违纪行为,可能促使体育官员们在下次奥运会之前对其进行处罚。

夏季奥运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协会(Association of Summer Olympic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s)主任、国际网球联合会(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前主席弗朗西斯科·里奇·比蒂(Francesco Ricci Bitti)表示:“如果说我们已经实现了正义,这种说法未免有些狂妄。不过我们正在朝着这一目标迈进。”

瑞士国际奥委会执行官、滑雪项目管理人卡斯珀的观点则更加务实。“我们需要放弃‘体育运动是纯净的’这一幻想。这是一条高尚的原则,但在现实中,它充满了娱乐和戏剧元素,”卡斯珀说。

梦回仙域破解版

幻域战魂正式版

合金弹头集结无限钻石版

风流霸业商城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