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八旬老兵讲述侦敌往事

发布时间:2020-03-04 04:10:46 阅读: 来源: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岁月渐去,韶华不再,历尽沧桑的他们温柔平缓地回忆并讲述起海峡上空曾经激荡的风云。他们都自谦地说自己并不是什么英雄,只是平凡的战士,然而在他们的故事背后,是那曾经激情洋溢的青春和凌云壮志。

八旬老兵讲述侦敌往事

1949-1950,驻厦某军跨海侦察行动揭秘

文∕本刊记者杨仁飞

上世纪50年代在厦门参与对金门侦察行动的两位老人,施行与何季明,为本刊讲述了鲜为人知的侦察往事。

1954年施行摄于厦门胜利照相

侦察科文书眼中的侦察英雄

1949年9月,施行,这来自南洋的华侨子弟在福州欣然报名参加了驻厦某军青干团,之后一路南下到泉州、厦门,见证了泉州、厦门的解放。因为是知识分子,他被分配到驻厦某军司令部二科做文书工作,对外叫侦察科,实际上就是情报科,负责对金门的情报侦察工作,他在厦门一呆就是6年。

施行回忆说,当时二科人很少,科长叫徐向荣,非常能干,深得军长的赏识,经常陪同军长到厦门前线视察。副科长姓陈,下面还有两个干事、一个文书,施行干的就是文书工作。

刚到泉州石井,徐向荣科长就叫施行一同前往厦门。“这时我刚刚到科里,对科里的情况都不熟悉。路上徐科长问我,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我说不知道。徐科长说,我们就是对金门搞侦察与情报的人员,你怕不怕?当时我想,徐科长这么有经验,我们有什么可怕的?”

当时施行在侦察科的工作主要是“抄抄写写”,因为懂闽南话、英语,施行被安排收听电台,如台湾广播、美国之音等等,听过台湾、美国方面的政治、军事动向后,将有关内容整理后上报。“因此我慢慢熟悉了台湾的地名,如宜兰、彰化等,开始对台湾、金门的情况有了解。”施行说。

当然,侦察科的工作不止收听“敌台”,还有一件重要任务是搞“兵形地志”,即做地理形势图。为此施行等人经常要到整个闽南前线走,了解有无最新情况发生。另一项重要的任务是测量海水、海潮。施行说,“回想起来,当时我们的手段是多么的简单原始。1949年金门之战失利,其中一个原因是不懂潮汐,船登上金门,遇到敌人后,无法再回厦门,陷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为此部队要求掌握厦金海域的潮汐变化情况。为此,部队请来厦门大学海洋系的大学生来指导战士如何测量海水。现在看来,这种方法真的很‘笨’:战士身上涂上黄油,在海水里泡一个小时,看潮水下去多少,这种艰苦的工作持续了一年多。”

对金门的实地侦察是最富有挑战性、最危险的军事行动。施行仍记得1950年前后我军对金门从事过的侦察工作,当时他的工作是负责审问被侦察兵从金门抓来的俘虏。“当时正准备再战金门,因此经常有我们的侦察兵越海到金门及其周围岛屿捕捉俘虏。他们的英雄事迹常常让我们感动不已。有一次我们青干班的黄建华同志也跟着他们去了。”施行回忆说,“黄建华游泳很棒,他去金门侦察后,回来没有讲太多,因为那次没有抓俘虏回来,所以他们比较低调。”

“当时每当国民党从台湾调遣部队到金门时,部队都会组织到金门侦察,目的是从这些新兵中了解这些兵是从哪里征用的,来多少人,武器、哨所的变化情况。”

据施行说,自1950年起我军先后实施了20余次越海侦察。从金门诸岛捕获3名俘虏,带回炸弹、地雷6枚,缴获文件、地图、资料10余份,并根据侦察结果绘制了金门岛前沿地形工事图、厦金海峡海情航线图、金门岛岸滩情况图、实测潮汐情况表等图表。这些情报资料,为部署再战金门提供了重要依据。同时,侦察分队也得到了锻炼,涌现了一批侦察英雄和功臣,表现最突出的有荣获“华东二级侦察英雄”称号的纪瑞暄、蓝洪贵等,其中纪瑞暄是施行教过的学生。

跨海侦察是非常艰难的任务,有成功,也有失败。施行仍记得,有一次侦察兵去金门侦察,被对方发现,其中一个班长就牺牲在金门。

潜伏小岛侦察金门

1948年,何季明在苏州加入解放军,之后跟随叶飞的第十兵团解放福建。1949年,他进入驻厦某军司令部作战科。

何季明告诉我们,司令部二科(侦察科)最早进入厦门,先驻扎在紫云岩一带,1950年司令部作战科等机构及两个师的部队也进入厦门。侦察科搬到了现公安局附近的一个火柴厂老板的别墅里,作战科在虎园路办公。

厦门刚刚解放时,司令部作战科清一色都是胶东人,只有他一个上海人。他在学校念的是工科,懂得看图纸,科里就安排他保管所有图纸,如双方军力的布防图。

因军事形势不断变化,军事地图要时时更新,为此部队经常派人到厦门等前沿岛屿用望远镜侦察金门岛上的守军情况。

“我虽然没有直接上金门岛去侦察抓俘虏,但1950年到1952年,我亲自到距金门最近的前沿小岛去侦察。当时有几个小岛是无人岛,我们乘黑夜坐小船、带着干粮上岛,上小岛后便趴在地上,用望远镜侦察金门飞机、军舰、人员的出动情况,观察哨所的位置,然后用笔在地图上作记号,第二天深夜再由部队派来的船接回去。”何季明解释说,这也是一种间接的侦察行为。“第一次上岛前,先用望远镜看,小岛很平坦,谁知一上去岛去才知道很陡,人一上去,鸟便飞出来,待上到岛的最高处,我们便随手用草制成草帽,戴在头上,一天一夜不能动,否则被敌人发现就会被炸死。半夜里,我看到金门守军五步一岗,三步一哨,一有风吹草动,便开枪互相联络,枪炮声时起时落,金门之夜真的不宁静。”

“侦察兵们都非常能吃苦。”何季明说,他至今仍记得训练时那些艰苦的场景,如果没有坚强的意志,侦察兵将无法完成海上训练,更不可能游到金门去抓俘虏,并成功返回。“侦察兵们在海上一泡就是四五个小时,若侦察时被敌人发现,才能从海上游回来,或在有树木、海草的地方躲上数小时不被发现。为了防止皮肤受到海水侵蚀,人们身上都涂满了黄油、凡士林,不然肝脏就会受损,枪上也涂上了黄油。那时没有什么压缩饼干,只能带上熟鸡蛋,放在脖子上的毛巾袋。”

侦察英雄就是在这样严格的训练下成长起来的。每次派侦察兵去金门,部队都用小船将他们送到离金门最近的地方,然后放下他们,让他们游过去,并约好返回的时间、地点,到时再接回来。

在此过程中,也有一些趣事发生。有一次,侦察兵本想了解金门的情况,却不小心把一名金门老百姓抓过来了,结果他吓得哭个不停,后经了解确实是渔民,才把他放回去了。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住在上海的施行与住在福州的何季明仍保持着联系,因为他们曾经楼上楼下工作过,因为他们不同程度地参与过对金门的军事行动。他们还多次重回厦门探访,探访记忆中那青春飞扬的如歌岁月。

蓓俪芙

sanho

油墨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