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鲸鱼玩家的态度看F2P游戏的道德性下

发布时间:2020-02-11 06:55:56 阅读: 来源:混凝土搅拌站厂家

Mark D. Griffiths教授是一名心理学家,同时也是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心理学部International Gaming Research Unit的主任。他是因为对于电子游戏上瘾和博彩领域的研究而出名。(请点击此处阅读本文上篇、中篇)

去年Griffiths发表了一篇论文,即讨论了社交游戏带有博彩元素,并且未涉及到任何有关钱的内容,只是通过应用内部购买引进了博彩的原则。

他说道:“第一眼看来,像《FarmVille》这样的游戏与博彩并没有多少联系,但这些活动背后的心里元素却非常相近。甚至当游戏并未包含钱时,它们也有可能将玩家带到博彩的原则与乐趣中。像Zynga等公司便因为利用博彩机制去创建游戏世界而遭到指责。”

FarmVille(from kern-photo)

Griffiths发现免费游戏中鼓励博彩行为的一个关键元素便是随机强化内容——也就是赢得或获得其它间歇性奖励的不可预知性。

他说道:“较小的不可预知奖励将创造较高的用户粘性和反复行为。在少数情况下这也将导致瘾性。”

Griffiths同样指出了“越来越多研究”表明那些面对着虚拟货币的玩家将发现消费这些虚假的金钱非常有趣。

在这些例子中,当不再有钱消费时,玩家“便会发现博彩机制,并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即关于使用虚拟金钱的博彩是否会鼓励他们对博彩采取一种积极的态度。”

在有关应用内部购买的主题中,Griffiths说道:“游戏内部虚拟商品和配饰的引进(即人们用真钱购买的)是一种心理主线。”

“这变得更加接近博彩了,就像社交游戏玩家知道自己在花钱并且未获得足够的收益回报。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人们要在《FarmVille》等游戏中支付真钱去购买虚拟道具。作为研究了老虎机玩家25年多的人,我发现这其中的相似处多得惊人。”

Griffiths认为纯粹的博彩游戏与一些免费游戏的真正区别在于博彩游戏允许你赢回自己的钱,添加一个额外的维度而进一步驱动收益的发展。这也是为什么像Zynga等免费游戏工作室现在逐渐转向纯粹的博彩游戏市场的主要原因。

Griffiths继续阐述免费社交游戏与博彩游戏间界限逐渐模糊,并因此伴随着“各种道德,伦理,法律和社交问题”的出现。

在年初与同事Michael Auer共同发表的另外一篇论文中,Griffiths说道:“伴随着独立博彩玩家的个体敏感性与风险元素的最重要元素是与游戏的速度和频率相关的结构特性,而不是游戏类型。”

他补充道:“这里存在的一般规则在于,事件频率越高,博彩活动就越能引起个体问题(特别是当个体是敏感且脆弱的时候)的出现。问题和病态博彩从本质上看来是关于奖励,以及这些奖励出现的速度与频率。几乎任何游戏都可以设计为带有高事件频率或低事件频率。”

结果便是,他认为如果提供给玩家的奖励更具有潜能,那么活动将变得更具有问题且更让人上瘾。

Griffiths认为这对于获得“安全”情节具有潜在的可能性,因为基于游戏设计,玩家的消费不能超过一个强制的结构限制——这将保证玩家不会犯一个博彩问题,不管他们的敏感性。

Griffiths强调,游戏领域其实刚刚开始研究免费游戏中的心理影响。

他补充道:“从经验来看,通过社交网站我们几乎不能了解有关博彩游戏的心理影响,尽管有研究认为,青少年玩免费游戏是摄取真正的博彩与问题博彩的一大冒险元素。不管做了怎样的研究,我们都需要确保游戏产业始终比研究者和立法者快两步。”

争锋相对

最近,两个关于免费游戏消费强迫性vs付费游戏消费强迫性的分析在社交媒体上传开了。

产业顾问Ramin Shokrizade写了许多有关免费游戏盈利的论文,详细描述了自己关于社交游戏如何通过不完整的信息与虚拟货币欺骗玩家进行应用内部消费的研究。

部分方法包含提供给玩家“有趣的痛苦”——这是Zynga 的Roger Dickey在描述玩家进入一个不舒服的位置,然后能够通过花钱删除这种“痛苦”的情况所创造的术语。

也存在一些与之相反的盈利方法,Shokrizade将其称为“奖励删除”。即免费游戏提供给玩家巨大的奖励,而如果玩家不花钱的话便威胁他们要没收奖励。

他说道:“为了有效使用这一技巧,你必须告诉玩家他们已经获得了某些内容,然后再告诉他们这一内容没了。在剥夺玩家的奖励前允许他们拥有该奖励越久,这一方法效果便越大。”

Shokrizade说道,而虚拟货币的使用是当强制性真正发挥作用时。在Griffiths陈述虚拟货币教授玩家博彩机制前,Shokrizade抢先一步讨论了当玩家将现实货币当成虚拟货币时,他们的忧患意识便会降低,从而不会因为自己花太多钱而忧虑。

此外,Shokrizade还详细描述了他所谓的“赌注游戏”——当你一开始接触这些游戏时,它们扮演的是免费游戏,但逐渐地它们将演变成基于金钱的游戏,即更有经验的玩家将投入真钱去打败其他玩家。

在那之后几天,Spry Fox的Daniel Cook发表了一篇名为“Coercive Pay-2-Play techniques”的博文,在文章中他带着一种半玩笑式口吻反驳了免费游戏。

他强调付费游戏会邀请玩家在还未开始游戏前投入大量的金钱,而一些公司还使用了视频,广告以及预告片去提高用户对于他们即将问世的游戏的好奇度。

Cook补充道,事先的“宣传”意味着开发者不需要担心真正的游戏设计,可以简单地通过“设置一个吸引人的主题,华丽的图像以及能力去快速呈现出较短的序列游戏”而进行销售。

他也瞄准了斯金纳箱的游戏设计,像捆绑销售和限时折扣等各种销售方式。最后他开玩笑地说着付费游戏正在伤害产业,并且是一种不道德的实践。

当然,Cook有点轻视免费游戏参数,尽管整篇文章的要点是比较免费游戏模式到底有多“强制”——特别是当用这些最糟糕的情节与付费游戏的最糟糕情节相比较时。

其它观点

Laralyn McWilliams是电子游戏设计师兼制作人,曾经作为SOE的免费儿童游戏《Free Realms》的创意总监。她也曾就免费游戏模式的优势与劣势做出了详细描述。

我将自己在写这篇文章时所找到的许多信息发送给McWilliams,她告诉我:“从实践角度来看,人们总是会选择那个能够让自己抛弃其它活动的活动。”

她强调,不管我们是受到鼓励还是阻止,这一场景的人类行为都会归根为两个主要元素:

1.不管所包含的活动是被当成“有价值的”或者“值得做的”,不管被排除的活动是否是“必要的”。

2.像食物,睡觉,健康,卫生,维持收入来源以及支付重要费用等普遍元素。

她说道:“第一个标准是主观的,基于不同人的评估会出现不同的结果。大多数人同意当在赌场花钱时,如果你不去支付自己的账单便会被驱逐出去是一种不受鼓励的行为。大多数人也同意一天花许多时间,不睡觉或不吃饭而沉迷于游戏中,搞垮自己的身体也是不受鼓励的行为。”

McWilliams认为,当你开始比较免费游戏消费与传统零售电子游戏消费时,交谈将变得混乱。她还说到,当我们不能理解那种长达一年往一款免费游戏中投入数千美元的人时,却会为许多在同样时间短购买了主机和PC游戏的用户辩护。

她在谈及我所收集的一个故事时说道:“我猜,如果他是花钱购买一款零售游戏,他便会离开并说道‘因为每个月都在购买一款新游戏,我都没钱交房租了。我必须回头。”

她继续说道:“他可能不会从客观角度上思考游戏是否值得这些钱——只是考虑到自己是否太过频繁地为游戏花钱了。在免费游戏中有些内容会阻止他花钱,尽管这会让他质疑自己的钱是否花得对。当然,从社交角度来看这些免费游戏以及虚拟商品的价值与我们对于其它兴趣(包括零售哟徐i)费用的价值评估是不同的,但我猜他是基于同样的方式进行思考,甚至未考虑到任何社交元素。”

记着这一点,McWilliams认为免费游戏开发者应该问自己两个基本的问题:

1.我们是否该尝试着看清楚玩家的不健康消费模式并想办法限制他们?

2.我们是否该为消费提供有效的机制,如果我们已经这么做了,为什么许多玩家不能感受到这点?

McWilliams说道:“当你着眼于数据时(游戏邦注:如将其与博彩游戏中不健康瘾性行为模式进行比较),当发现第一类别的玩家数量很少,我们就应该意识到公众(甚至是我们自己的玩家)将更多玩家归类到‘不健康消费’类别中,因为他们认为不管往游戏中投入多少钱都不会创造出有意义的价值。”

简单地来说:“如果你现在坐下并在《勿忘我》中投入60美元,并且游戏质量就是你所期待的那样,那么你的想法是否与投入60美元与《Clash of Clans》一样?许多人不会这么想,即使他们是基于同样的时间长短在玩游戏。”

她继续说道:“虚拟商品是否是无形的?实际上当你购买了《勿忘我》后,当你下一周再打开游戏时它并不会要你再支付同样的费用。”

国际社交游戏联盟(ISGC)是年初所成立的一个组织,其目标是帮助他们了解社交游戏业务的内部运行。我与该组织的首席执行官Luc Delany分享了我的发现。

(需要说明的是,ISGC是由Zynga以及一些社交博彩游戏公司所设立的,与我进行交谈的是来自Zynga的代表。)

他告诉我:“许多人都认为社交游戏中消费与真钱博彩行为是一样的。但是玩博彩游戏与任何其它游戏,或者其它类型娱乐的动机却是不同的。”

他继续说道:“从历史上来看,人们总是会在电子游戏和其它娱乐形式中上瘾。就像我花了很多钱在iTunes上以及一些甚至从未看过的电影中,只是因为之前一时的冲动购买了它们。人们会花许多钱购买手提包,去高尔夫球俱乐部,或者其它形式的娱乐,但博彩却是明确被定义为存在投机,机会,与胜负的游戏。”

关于Chris购买了《军团要塞2》的钥匙并洗凭借“不寻常的”道具获得奖励,然后便继续购买钥匙直到发现这样的道具,我问他在这中间是否存在机会元素?

他回答道:“我不会将其当成是与博彩一样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境下,你会如何将其与基于相同本质的电视节目进行比较?人们会输入文本去玩游戏,尝试着在盒子里找钱—-然而这并不是一种常规博彩服务。作为一个社会,我们认为这具有花费动机,并在玩家间创造了一定的风险。因此我们认为这种标准的管理是必要的。”

Delany还强调社交游戏已经受到了严格的管理—-这里存在消费者权利,数据保护法,不公平的商业行为指令等等,他还问道:“是否有证据能够证明这种娱乐形式比其它娱乐形式更有害或更让人上瘾?”

这时候,我突然好奇,在我们认真看待这一问题时前,免费游戏到底是具有怎样的危害性或上瘾性?

Delany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如果你着眼于有关人们对某些事上瘾的故事,那么不管是怎样的娱乐形式都会被戴上这一徽章。在90年代是游戏主机,80年代是电视机,更早之前是收音机—-之前甚至有人说收音机将摧毁我们的文化呢。所以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人们总是会在新时代中仔细考察一种全新的娱乐形式。这是社会健康发展的一环。”

他继续说道:“但在今天却不存在任何证据能够说明这是一种特别危险的娱乐形式,即不同于人们花钱所进行的其它娱乐形式。我们知道人们花了很多钱在所有的娱乐形式上面。”

未来之路

这里还存在许多可挖掘的内容,而我所讨论的有关免费游戏的内容却只是冰山一角。不管怎样我们仍需要大量的研究去填充这一领域发展的背后宏图。

很显然,没有一个人的理念涉及到政府机构,不管它是否受益于免费游戏玩家。但是为了对本篇文章负责,我联系了联邦贸易委员会以及英国公平交易局的相关人士,并追问了他们的看法。不过考虑到他们每天都会收到大量信件,我并不期待能够听到回应,但一旦我收到了回应,我一定会与大家分享的!

我希望在我继续研究免费游戏设计的潜在心理元素的同时,免费游戏工作室至少能够着眼于当下传播的设计理念,并考虑它们是如何影响玩家的生活。

公司注册需要多少钱

公司变更

深圳代理记账网

筹划税务网站